廟宇簡介
廟宇名稱 : 財團法人台北市木柵忠順廟
廟宇別稱 : 木柵忠順廟
主祀神祇 : 保儀大夫(張巡)
組織方式 : 董事會制

保儀大夫,張巡,唐朝安史之亂中堅守睢陽的名將。在歷史上有著名的”嚼齒皆碎”以及”犧牲愛妾以供給軍糧”兩則故事。

西元755年,張巡以真源縣令的身分,起兵守雍丘(今河南杞縣),抵抗燕軍,而後,移守睢陽(今河南商丘),與太守許遠共同作戰,在內無糧草,外無援兵的情況下,城破被俘,英勇就義。他以區區兩縣幾千兵力,苦守雍丘、睢陽,二個孤城近二年,顯示了傑出的軍事才能。唐追贈張巡為揚州大都督。

就義後,各地紛紛為之建廟立祠。其後,尊張巡為「保儀大夫」(或保儀尊王),成為收災降福,懲惡揚善,統領神兵的大神。

尪公簡介        簡有慶

「尪」、「尪公」、「尪公祖」,在閩南地區是用來稱呼神像,盛行於福建的漳州地區,但屬於泉州府的安溪、同安兩縣,在鄰近漳州的地帶,也可聽到此稱呼,不過有些後來演變成某幾位神明特定的俗稱,如:保儀大夫、保儀尊王、里主尊王、迦毘羅王、靈著尊王、文烈尊王、感應聖王、玉封尊王、黃二大使、大德禪師、楊府太師、護國尊王……等等,都是被稱為尪公的神明。相對泉州地區而言,大部分則是習慣以「佛」、「佛公」來稱呼神像。
為何在臺北諸多被稱為「尪公」的神明當中,保儀大夫卻被廣為人知?乃因大夫神像造型亦文亦武,右手持著寶劍、身穿文武甲,民眾認為祂能統領兵將抵禦外邪、保境安民。又以驅除蟲害最為靈應,在科技不發達的年代,只要驅趕害蟲或祈保五穀豐登,都會迎請保儀大夫出巡,逐漸成為臺灣北部泉州籍聚落的農業守護神,這些聚落都保留了「迎尪公」的習俗。又因為持劍的造型,在漳泉械鬥中與清水祖師成了安溪族群的守護神。在臺北內山地區,則相信祂能防抵山區原住民之突襲。而北臺灣有習慣迎保儀大夫的聚落,也能看到祂的分身被供奉在當地的信仰中心,與當境的主神一同護佑庄閭。


保儀大夫本為木柵、南港、汐止三處虎邱雙卿陳姓的家族守護神,至清領末期因臺北盆地農作物發生大規模的病蟲害,因求禱靈驗,災害止息,因此成了北部地區的農業守護神。此於1950年陳乃櫱撰之《臺北文物季刊》第九卷第一期「本市寺廟靈顯傳說」記載起因:「清時有陳姓者,自安溪遷移木柵,隨奉保儀大夫寶像,初奉祀於木柵樟腳村陳姓祖厝,例年農曆四月十日,殺豬以祭,時有親戚,住汐止某處……,伊以所耕田園,正遭受蝗蟲災害,無以為計,須亟趕回,……。因此陳代為設法,將是日祭保儀大夫燈,代替燈火,供彼帶回,回到汐止猶念蝗害不置,未即回家,攜此燈,逕到所耕農園周圍,察視受災情形,及晨其兒子赴田園除蟲時,竟發見蝗蟲已自斃殆盡。……,此後各地(包括臺北市)凡遭受蝗蟲災害之農民,紛詣陳姓祖厝禱告,並恭迎神像,到災區遶境一視,及晨害蟲已蕩然不復為災。」
1939年日人增田福太郎曾紀錄迎請保儀大夫驅趕蝗蟲,是請道士以「送船」的方式,先在聚落安放五營鎮守,並抓幾隻蝗蟲代表性地送出境外。而王詩琅(1908~1984)撰之《艋舺歲時記》提到五月艋舺的迎尪公:「……尫公即保儀大夫的俗稱,據傳保儀大夫是驅除田園害蟲最有靈驗的神……保儀大夫的神輿特小,只用兩人扛。俗信神輿過處,附近的害蟲都會死滅,因此,須通過畦道,所以特小。住戶這一天例均供祭牲禮,並供五味碗犒賞其部下的神兵。……」而民間也會將保儀大夫的神符,鎮於田中央神轎無法經過的地方。

大台北地區許多聚落有迎尪公的年例祭典,最初許多聚落中僅有尪公之香爐,每年年例祭典的日子才從忠順廟、集應廟等迎請保儀大夫、保儀尊王金身到聚落中遶境,與當境的神明一同庇佑境內信眾,信眾並虔敬獻上神豬與豐盛供品感謝神恩,聚落聘請道士法師主持祭典儀式,稟報聚落內丁口;同時也延請戲班演劇酬神,神人同歡。年例祭典當日並準備酒席佳餚,宴請親朋好友。由於昔日神明金身數量並無法滿足各地迎請,因此分不同區域迎請輪祀,由頭一聚落前往忠順廟、集應廟迎請金身留下「掛單」或「刈單」紀錄,恭迎神明回庄里舉辦遶境與年例祭典,隔日再由鄰近聚落前來迎請金身,一庄又一庄接力舉辦,直到該區域輪祀結束,由最後一庄將金身恭請回廟。雖然尪公於各聚落中並無建立宮廟或雕塑金身,但仍然具有「準主神」之角色,平日與神明之間的關係維繫,有賴香爐和依憑於乩童與尪公溝通,祈求治病、農作物除蟲與豐收、或保佑開墾平安等事宜。

年例祭典從木柵忠順廟掛單紀錄中顯示,遍及大台北地區,在台北盆地週遭丘陵山區和市區裡皆有迎尪公之年例祭典,除了盛行於大文山地區的木柵、景美、新店、深坑、石碇、坪林、烏來等地,在淡水、三芝、北投、艋舺、加蚋仔、古亭、南港、松山、內湖葫蘆洲、永和、三峽、鶯歌一帶亦有廣泛的信眾,若計入迎請汐止忠順廟保儀大夫之掛單區域,還包括汐止、平溪、七堵、暖暖、瑞芳,以及新莊西盛與瓊林、板橋浮洲、雙溪盤山坑而台北市區過往亦有迎尪公年例祭典,艋舺地區在日治時期迎尪公的祭典規模之盛大,在《台灣日日新報》不但經常被報導,還與大稻埕的五月十三迎城隍相提並論。雖然年例祭典在政府以減少舖漲浪費名義對各地輪祀的年例進行「統一祭典」而縮小規模,部分地區甚至因原鄉人口遷移、外來人口移入而致停辦,加上農業在大台北地區的式微而使尪公的農業守護神的象徵意義逐漸被淡化,但至今仍有許多聚落仍維持迎尪公年例祭典的輪祀,中山區安東街上埤頭、中崙、朱厝崙、中庄仔四角頭;信義大安區有龍安陂、六張犁下內埔、陂心、十二甲、錦町的五股輪祀,在市區已無農業的情況下,迎尪公的年例祭典仍然維持不輟。
(感謝吳若塵、許泰英、簡有慶、王俊凱、林宜誠、林傳凱、曾彥澤、余佳輝、謝志一、李承駿,以及忠順廟、集應廟和各地尪公信眾耆老所提供的各種資訊。)